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日本工业遗产纪行|富冈制丝厂:日本国宝级世界遗产

2019-9-10 09:17:1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严鹏 关艺蕾 选稿:郁婷苈

原标题:日本工业遗产纪行|富冈制丝厂:日本国宝级世界遗产

  日本是全球顶尖的工业强国,从幕末学习西洋工业技术开始,日本就一直在制造业立国的道路上疾行,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形成了一大批工业遗产。如果将工业严格限定为工业革命之后兴起的现代工业,则东亚仅有的两个纯粹以工业遗产为内涵的世界遗产都在日本,足见工业文化在东瀛之地位与意义。2019年8月7-11日,我们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构筑合作伙伴关系走访了数处日本的工业遗产,在公事之余,兹从研究者个人角度留一纪行,以飨读者。

  在历史上,中国素来被称为丝之国,但是,工业革命之后,西方在技术上的超越,严重撼动了中国丝绸产业长期称雄全球的优势地位。近代中国的知识分子曾总结中国“商战”的血泪史,哀叹于丝、茶、瓷器等传统优势产品在全球竞争中节节败退,国际市场份额不断萎缩。从丝的角度说,蚕食中国市场份额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日本,而日本丝业的崛起靠的就是对西洋技术的引进、消化与再创新。日本现代丝业的起点,正是位于群马县富冈市的富冈制丝厂。“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是日本两处作为世界遗产的工业遗产之一,也是我们此行的首站。

  上州富冈站的世界遗产宣传与以明治丝厂女工为原型的富冈吉祥物8月8日早上,我们由东京乘新干线向北进发,然后从高崎改乘上信电铁至上州富冈站下车。在高崎的上信电铁起点站,已经看到各种关于富冈制丝厂及相关世界遗产的宣传,车站还摆着一些方便研学旅客的提示性资料。近几年,中国教育部也开始抓中小学生的研学实践活动,暑假的到来,可以看到各种形式的研学旅行热闹喧嚣。不过,比起那种花几万块钱到日本和小学生交流英语的中国式研学,日本的研学要规范和有序得多,也形成了一个全民参与又层次分明的严谨体系。几天的日本工业遗产之旅,我们将不断感受到这一点。

  在上州富冈站下车后,可以看到车站里“祝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入选世界遗产”的大幅标语,在车站出入口,立着一个卡通化的明治时代女工塑像,作为地方宣传大使。女工是日本近代丝业的一个符号。中国人较为熟悉的左翼电影《啊!野麦岭》反映的就是从农村到工厂里打工的制丝业女工们的生活百态,《女工哀史》则从书名可以窥见小说的内容。不过,在富冈制丝厂创立时,因为日本老百姓初次接触现代工业,普通人家是不愿意让女儿入厂做工的。富冈制丝厂是从法国引进的技术,聘用了法国洋员,当地老百姓误以为法国人喝的红酒是血,产生了恐怖的流言,对制丝厂是抵触的。在此情况下,为了推动富国强兵和殖产兴业这两条明治政府的维新国策,日本的精英阶层率先示范,富冈制丝厂最初招的女工实际上主要出身于富农、商人、士族和地方官吏家庭,连身居要位的井上馨都命令他的两个侄女当女工。因此,富冈制丝厂确实是日本引进西方技术发动工业革命的缩影与象征,包含了日本工业历史与工业文化的丰厚内涵。在富冈制丝厂的早期女工中,横田英(婚后姓和田)留下了一本《富冈日记》,记录了当时女工们的日常生活,是宝贵的研究史料。工业遗产不只是物质性的废厂房、旧设备的遗留物,也包括非物质的历史、文化与记忆,甚至可以说,非物质的文化与记忆才赋予了废厂房与旧设备真正值得保留的价值。就此而论,富冈制丝厂作为工业遗产存在着极高的价值。

  从车站步行大约十分钟就可以抵达富冈制丝厂了。1870年,明治政府雇佣法国人卜鲁纳为指导者,决定建立国营制丝厂,并选址富冈。1871年,制丝厂破土动工,次年主要建筑完成并开始生产。1873年,明治天皇的皇后与皇太后访问了富冈制丝厂,足见其在明治政府心中的地位。1893年,在明治政府将大量国营厂民营化的浪潮下,富冈制丝厂被转让给三井家,1902年又转让给原合名公司。1938年,该厂经营权被委托给片仓制丝纺织株式会社,次年则与片仓制丝纺织株式会社合并。1987年,富冈制丝厂停止了生产,其生产活动持续了115年。2005年,富冈制丝厂遗址成为日本的国家指定历史遗迹,片仓工业株式会社将全部建筑物捐赠给富冈市,由市政府开始管理。2006年,富冈市与片仓工业株式会社签订了土地买卖协议,制丝厂的9座建筑物成为国家指定重要文化遗产。2011年,日本天皇、皇后访问了制丝厂遗址。2014年,富冈制丝厂列入世界遗产目录,其缫丝车间、东侧和西侧蚕茧仓库被指定为日本的“国宝”。

  日本“国宝”级工业遗产富冈制丝厂东侧蚕茧仓库

  目前,富冈制丝厂遗留的历史建筑主要是1872、1873年左右建成的,完整保留了建厂初期的历史风貌。从正面入口进入,迎面可见的是东侧蚕茧仓库,该楼采用木骨砖瓦结构建成,即用木头搭建框架,用砖砌墙。东侧蚕茧仓库是目前可供参观的主体建筑之一,淡红色的砖墙不乏明治西式建筑的风貌,拱门上则嵌着明治五年的石牌。制丝厂的历史展示与有手工缫丝演示的研学活动空间都在东侧蚕茧仓库一楼,登上二楼可以看到堆放成包蚕茧的仓库原貌。在从景区正门通往东侧蚕茧仓库的路两侧,一侧为目前作为办公楼用的检查员馆,旁边就是女工馆,另一侧则是皇室访问纪念碑,有2011年天皇、天后来访的纪念树。女工馆原是给建厂初期聘用的法国女教师住的,其建筑上的特点是阳台的天花板上由板子组成棋盘状,这是当时日本建筑中还没有的一种特征。在东侧蚕茧仓库的背后,隔着干燥室、蒸汽锅炉房等,就是同样风格的西侧蚕茧仓库,两仓库中间立着的烟囱展现了典型的工业景观。不过,目前西侧蚕茧仓库处在保护维修过程中,暂未开放。紧挨着两个蚕茧仓库的是长条状的缫丝车间,车间内有一段是开放参观的。该车间外部看也是淡淡的红砖色,屋顶骨架采用了此前日本没有的三角形桁架结构,建筑内部中央没有梁柱,保障了可以安放数百台机器的广阔空间,利用玻璃窗进行采光,屋顶之上还安装了消除蒸汽的中庭屋顶。可以说,富冈制丝厂的缫丝车间是19世纪工业革命时代十分典型的工业建筑,其风格不局限于日本。车间内保存着1966年以后安装的自动缫丝机,不少机器用透明的塑料薄膜包裹,保养得很好,各种展板和电视录像则向参观者展示着缫丝的基本原理与流程。缫丝车间旁边是不开放的复摇车间,两车间南侧紧邻宿舍区。宿舍区最重要的建筑莫过于卜鲁纳住过的首长馆,同样采用的是木骨砖瓦结构,地板面很高,有回廊风的阳台。在宿舍区的厂边围栏处,可以看到厂南毗邻河川,极目远处则见群山环绕。据云选址富冈的原因中,包括此地水源足供制丝厂所需,而煤炭则可以从附近的高崎获取。实地一游,自然有着更深切的体会。

  富冈制丝厂缫丝车间入口

  在遗址区的北侧,有职工宿舍群,是低矮的和式平房,其中一间保留了昭和时代职员家庭的居家布置,有着满满的时代剧风格。在屋子中间摆放着职员家庭的相册簿,以及职员子弟撰写的回忆文章,给工业遗产注入了人情味,而这实际上是工业遗产文化价值的重要体现,却通常不被中国工业遗产单位所重视。没有了对人的活动的记忆,那些废旧厂房为什么一定要保留下来?

  作者与富冈制丝厂研究所所长结城雅则合影(左起:关艺蕾、严鹏、结城雅则,背景为东侧蚕茧仓库拱门)除了富冈制丝厂外,富冈世界遗产中还包括与丝业相关的荒船风穴、田岛弥平旧宅、高山社遗址等,分散于群马南部各处。囿于时间关系和日程安排,那些地方就留待下次走访了。据说富冈制丝厂每年接待的外国游客极为有限,我们算是中国研究者中第一次来访的。面对日本关东农村地区优美的景色和小市镇夏日的宁静,我们未免觉得有些遗憾。实际上,作为世界遗产,富冈制丝厂按比较高的规格建设了导览系统,不仅制作了中文手册,还配备了汉语语音导游机。下午4时许,步出富冈制丝厂后,在缺乏树荫的日本,我们迅速找了街边一家利用民宅开的咖啡店休憩,离开时才发现那宅子也大有年头,和当年富冈制丝厂的员工是有关系的。僻处山区内地,富冈制丝厂以及周边地区得以非常完整地保留历史风貌,这是那些大都市的工业遗产很难做到的,不过,日本发达的轨道交通,又使得从东京往返富冈制丝厂相当便利,在一天内足以充实地游览。从感受日本工业文化历史和体验日本乡土风情两方面说,富冈制丝厂都是一个很好的景点吧。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日本工业遗产纪行|富冈制丝厂:日本国宝级世界遗产

2019年9月10日 09:17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日本工业遗产纪行|富冈制丝厂:日本国宝级世界遗产

  日本是全球顶尖的工业强国,从幕末学习西洋工业技术开始,日本就一直在制造业立国的道路上疾行,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形成了一大批工业遗产。如果将工业严格限定为工业革命之后兴起的现代工业,则东亚仅有的两个纯粹以工业遗产为内涵的世界遗产都在日本,足见工业文化在东瀛之地位与意义。2019年8月7-11日,我们为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构筑合作伙伴关系走访了数处日本的工业遗产,在公事之余,兹从研究者个人角度留一纪行,以飨读者。

  在历史上,中国素来被称为丝之国,但是,工业革命之后,西方在技术上的超越,严重撼动了中国丝绸产业长期称雄全球的优势地位。近代中国的知识分子曾总结中国“商战”的血泪史,哀叹于丝、茶、瓷器等传统优势产品在全球竞争中节节败退,国际市场份额不断萎缩。从丝的角度说,蚕食中国市场份额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日本,而日本丝业的崛起靠的就是对西洋技术的引进、消化与再创新。日本现代丝业的起点,正是位于群马县富冈市的富冈制丝厂。“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是日本两处作为世界遗产的工业遗产之一,也是我们此行的首站。

  上州富冈站的世界遗产宣传与以明治丝厂女工为原型的富冈吉祥物8月8日早上,我们由东京乘新干线向北进发,然后从高崎改乘上信电铁至上州富冈站下车。在高崎的上信电铁起点站,已经看到各种关于富冈制丝厂及相关世界遗产的宣传,车站还摆着一些方便研学旅客的提示性资料。近几年,中国教育部也开始抓中小学生的研学实践活动,暑假的到来,可以看到各种形式的研学旅行热闹喧嚣。不过,比起那种花几万块钱到日本和小学生交流英语的中国式研学,日本的研学要规范和有序得多,也形成了一个全民参与又层次分明的严谨体系。几天的日本工业遗产之旅,我们将不断感受到这一点。

  在上州富冈站下车后,可以看到车站里“祝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入选世界遗产”的大幅标语,在车站出入口,立着一个卡通化的明治时代女工塑像,作为地方宣传大使。女工是日本近代丝业的一个符号。中国人较为熟悉的左翼电影《啊!野麦岭》反映的就是从农村到工厂里打工的制丝业女工们的生活百态,《女工哀史》则从书名可以窥见小说的内容。不过,在富冈制丝厂创立时,因为日本老百姓初次接触现代工业,普通人家是不愿意让女儿入厂做工的。富冈制丝厂是从法国引进的技术,聘用了法国洋员,当地老百姓误以为法国人喝的红酒是血,产生了恐怖的流言,对制丝厂是抵触的。在此情况下,为了推动富国强兵和殖产兴业这两条明治政府的维新国策,日本的精英阶层率先示范,富冈制丝厂最初招的女工实际上主要出身于富农、商人、士族和地方官吏家庭,连身居要位的井上馨都命令他的两个侄女当女工。因此,富冈制丝厂确实是日本引进西方技术发动工业革命的缩影与象征,包含了日本工业历史与工业文化的丰厚内涵。在富冈制丝厂的早期女工中,横田英(婚后姓和田)留下了一本《富冈日记》,记录了当时女工们的日常生活,是宝贵的研究史料。工业遗产不只是物质性的废厂房、旧设备的遗留物,也包括非物质的历史、文化与记忆,甚至可以说,非物质的文化与记忆才赋予了废厂房与旧设备真正值得保留的价值。就此而论,富冈制丝厂作为工业遗产存在着极高的价值。

  从车站步行大约十分钟就可以抵达富冈制丝厂了。1870年,明治政府雇佣法国人卜鲁纳为指导者,决定建立国营制丝厂,并选址富冈。1871年,制丝厂破土动工,次年主要建筑完成并开始生产。1873年,明治天皇的皇后与皇太后访问了富冈制丝厂,足见其在明治政府心中的地位。1893年,在明治政府将大量国营厂民营化的浪潮下,富冈制丝厂被转让给三井家,1902年又转让给原合名公司。1938年,该厂经营权被委托给片仓制丝纺织株式会社,次年则与片仓制丝纺织株式会社合并。1987年,富冈制丝厂停止了生产,其生产活动持续了115年。2005年,富冈制丝厂遗址成为日本的国家指定历史遗迹,片仓工业株式会社将全部建筑物捐赠给富冈市,由市政府开始管理。2006年,富冈市与片仓工业株式会社签订了土地买卖协议,制丝厂的9座建筑物成为国家指定重要文化遗产。2011年,日本天皇、皇后访问了制丝厂遗址。2014年,富冈制丝厂列入世界遗产目录,其缫丝车间、东侧和西侧蚕茧仓库被指定为日本的“国宝”。

  日本“国宝”级工业遗产富冈制丝厂东侧蚕茧仓库

  目前,富冈制丝厂遗留的历史建筑主要是1872、1873年左右建成的,完整保留了建厂初期的历史风貌。从正面入口进入,迎面可见的是东侧蚕茧仓库,该楼采用木骨砖瓦结构建成,即用木头搭建框架,用砖砌墙。东侧蚕茧仓库是目前可供参观的主体建筑之一,淡红色的砖墙不乏明治西式建筑的风貌,拱门上则嵌着明治五年的石牌。制丝厂的历史展示与有手工缫丝演示的研学活动空间都在东侧蚕茧仓库一楼,登上二楼可以看到堆放成包蚕茧的仓库原貌。在从景区正门通往东侧蚕茧仓库的路两侧,一侧为目前作为办公楼用的检查员馆,旁边就是女工馆,另一侧则是皇室访问纪念碑,有2011年天皇、天后来访的纪念树。女工馆原是给建厂初期聘用的法国女教师住的,其建筑上的特点是阳台的天花板上由板子组成棋盘状,这是当时日本建筑中还没有的一种特征。在东侧蚕茧仓库的背后,隔着干燥室、蒸汽锅炉房等,就是同样风格的西侧蚕茧仓库,两仓库中间立着的烟囱展现了典型的工业景观。不过,目前西侧蚕茧仓库处在保护维修过程中,暂未开放。紧挨着两个蚕茧仓库的是长条状的缫丝车间,车间内有一段是开放参观的。该车间外部看也是淡淡的红砖色,屋顶骨架采用了此前日本没有的三角形桁架结构,建筑内部中央没有梁柱,保障了可以安放数百台机器的广阔空间,利用玻璃窗进行采光,屋顶之上还安装了消除蒸汽的中庭屋顶。可以说,富冈制丝厂的缫丝车间是19世纪工业革命时代十分典型的工业建筑,其风格不局限于日本。车间内保存着1966年以后安装的自动缫丝机,不少机器用透明的塑料薄膜包裹,保养得很好,各种展板和电视录像则向参观者展示着缫丝的基本原理与流程。缫丝车间旁边是不开放的复摇车间,两车间南侧紧邻宿舍区。宿舍区最重要的建筑莫过于卜鲁纳住过的首长馆,同样采用的是木骨砖瓦结构,地板面很高,有回廊风的阳台。在宿舍区的厂边围栏处,可以看到厂南毗邻河川,极目远处则见群山环绕。据云选址富冈的原因中,包括此地水源足供制丝厂所需,而煤炭则可以从附近的高崎获取。实地一游,自然有着更深切的体会。

  富冈制丝厂缫丝车间入口

  在遗址区的北侧,有职工宿舍群,是低矮的和式平房,其中一间保留了昭和时代职员家庭的居家布置,有着满满的时代剧风格。在屋子中间摆放着职员家庭的相册簿,以及职员子弟撰写的回忆文章,给工业遗产注入了人情味,而这实际上是工业遗产文化价值的重要体现,却通常不被中国工业遗产单位所重视。没有了对人的活动的记忆,那些废旧厂房为什么一定要保留下来?

  作者与富冈制丝厂研究所所长结城雅则合影(左起:关艺蕾、严鹏、结城雅则,背景为东侧蚕茧仓库拱门)除了富冈制丝厂外,富冈世界遗产中还包括与丝业相关的荒船风穴、田岛弥平旧宅、高山社遗址等,分散于群马南部各处。囿于时间关系和日程安排,那些地方就留待下次走访了。据说富冈制丝厂每年接待的外国游客极为有限,我们算是中国研究者中第一次来访的。面对日本关东农村地区优美的景色和小市镇夏日的宁静,我们未免觉得有些遗憾。实际上,作为世界遗产,富冈制丝厂按比较高的规格建设了导览系统,不仅制作了中文手册,还配备了汉语语音导游机。下午4时许,步出富冈制丝厂后,在缺乏树荫的日本,我们迅速找了街边一家利用民宅开的咖啡店休憩,离开时才发现那宅子也大有年头,和当年富冈制丝厂的员工是有关系的。僻处山区内地,富冈制丝厂以及周边地区得以非常完整地保留历史风貌,这是那些大都市的工业遗产很难做到的,不过,日本发达的轨道交通,又使得从东京往返富冈制丝厂相当便利,在一天内足以充实地游览。从感受日本工业文化历史和体验日本乡土风情两方面说,富冈制丝厂都是一个很好的景点吧。